思而不学则殆

【火影/带卡】让他降落

温柔

鹿吱吱:

短篇HE完结,有一点点鸣佐。


别醒,做个梦【伸手盖眼


 


**


木叶今年的雨季似乎格外漫长,已是四战结束的第三个月,卡卡西的门口撑开晾干的长柄伞仍然斜斜地戳在院子里。


 


落雨的街道上仍是十分热闹的,鱼市场里跳动着新鲜的鲤鱼,花店新到了一批白菊花,一群少女们撑着好看的花伞闲闲地走着。已是忍者学校放学的时间,家长们在门口排着队,一手牵着一个小家伙,听着他们兴奋地模仿着今天新学会的咒语。


 


战争已经结束了。木叶的人们失去了太多,但好在终于不必在雨中疾跑作战,继续失去眼睛,生命或者梦想。


 


在人群之中,卡卡西也去花店买了几束白菊花。战后,宇智波带土的慰灵碑不出意外地被清了出去,让他的探望旅途失去了终点。但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也不是说改就改的,卡卡西折中了一下,改为每天买了花之后养在办公室的桌子上。


 


“好像……在给自己上坟一样啊。”如往常一样,带土不客气地评价道。


 


“嘛嘛,也挺好看的啊。”如往常一样,卡卡西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


木叶的雨似乎没有停的那天,花店不情不愿地断了货。案头的白菊花坚持了三天才蔫掉,被来汇报工作的鹿丸拿出去扔了。带土看起来还有些不高兴,不过他也不能拿鹿丸怎么样。未来的火影辅佐三言两语地概括了这段时间的工作重点和成果,伸了个懒腰,朝卡卡西身侧看去:“还有……”他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朝那个方向歪了歪头:“他……还在?”




他得到的只是一个清浅似无的微笑和耸肩。木叶的智商顶峰于是不再说些什么,只是放下卷轴,把手枕在头后慢慢地走出了门。回身关门的时候,鹿丸看到卡卡西偏过头,朝着空气安抚地笑了笑。


 


六代目火影会和身边不存在的宇智波带土交谈这件事,只有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知道。理所当然地,大家的反应各异:佐助和天藏在第一时间彻底检测了他身上的查克拉波动,确定卡卡西没中什么幻术,带土并不真的在敬重的老师和前辈身边阴魂不散;小樱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疗忍者,迅速地把他拖进医院,和纲手合力进行了几十个身体和心理检查,在卡卡西苦笑着保证自己真的已经完全从战争中恢复过来,并没有收到什么身体和心灵创伤后才依依不舍地让他回了火影楼。鸣人完全手足无措,连着请老师吃了七天拉面,导致卡卡西在上任的前三个月看到拉面就头晕脑胀。


 


只有凯听说了,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说“那也很好嘛!有个人陪着你,你也不算孤单!”


 


如果让村民们知道,敬爱的六代目火影竟然被受困于一个幻想中的幽灵,还是四战的元凶之一,怕又是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隐瞒是鹿丸的意思,七班也默许了。有时候卡卡西会想,如果老师和父亲知道他竟如此这般软弱,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然而带土却直白地指出:“他们只会夸你重情重义。你知道的,两个老好人。”


 


幽灵带土总是时不时有些很戳卡卡西软肋的言论。不管怎么说,自己幻想出来的人会说些窝心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带土从小就擅长在不经意间大吼出卡卡西最想听的那些,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厉害的能力,卡卡西虽然在长大后尽力将自己活成带土的样子,却怎么也学不会这个技能。


 


“那当然。”带土得意洋洋,“这可是我的独门秘籍,还是只能针对笨卡卡爆发的超能力哟。”他眨眨眼,右边脸的伤疤在白惨惨的灯光下,也显得熠熠生辉了起来。


 


**


旗木卡卡西活了三十多岁,大部分时间没在做自己。明明查克拉不多,为了把带土的写轮眼发扬光大,他将忍术系统进行调整,拼命把“写轮眼卡卡西”的名字打响;明明以前是个守时标兵,却天天去慰灵碑,再一遍一遍地使用带土当年的迟到理由;明明在战争结束之后身心俱疲,却为了完成友人最后的梦想,努力地写了长篇大论说服火之国大名,让自己坐上六代目火影的位置。总之,他或许曾经是旗木家的天才少年,但顶着这名头没过多久,他便成了别人的影子和替身。


 


“大概,我才是谁也不是的男人?”卡卡西自嘲着,朝后躺了过去。连续加班了三个晚上,他已经倦的不行。


 


“……别这么说。”幽灵本不该有什么真情实感,但身边的影子却着实灰暗了些。带土伸出一只手盖在卡卡西的眼睛上,风吹便散去。


 


卡卡西有时候在想,他是情愿带土在十三岁的时候已经永远的离他而去,还是在十几年之后又回来,告诉他自己所有的罪孽,然后再——再一次地——为他死去。他试着去想带土再一次回来并死去的好处——大概是在自己一个人做点成年人的坏事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形象更具体了点吧?之前他总是幻想带土成年的样子:圆眼,炸着的黑色短发,哈哈大笑起来整张脸闪着光,他猜想带土怎么说也是宇智波,大概会遗传家族那盛气凌人的美貌,也曾看着佐助揣测那家伙的样子,甚至还暗暗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学生。带土再次出现在面前唯一的好处,大概也就是这个了吧?不必再艰难而心酸的脑补,那人长大成人的模样?


 


“什么呀,看黄色书籍的中年大叔。”带土气鼓鼓地评价,“整天都在想什么不正经的。”


 


“嘛。”卡卡西露出了个疲惫的微笑。“也到了这样的年纪了,理解我一下吧。”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夜雨风吹寒,卡卡西打了个寒颤,带土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隔壁休息椅上的毯子,来回来去地看,卡卡西却没挪地方。


 


“啊……要是能用神威传送回去就好了。”他眨了眨那双普通的黑眼睛,“下雨什么的……回家有些麻烦啊。”


 


最后也没有回成家。这是六代目火影连续加班的第四个晚上。


 


**


谁也不知道带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卡卡西已经开始无意识地与空气交谈。


 


没人能对此说些什么,何况大家都很忙,忙着出任务,忙着与别国建交,忙着重建木叶,忙着修补自己和别人千疮百孔的那颗心。最忙的当然是六代目火影,夜里的火影楼总是亮着一盏蛤蟆灯。小樱总是很担心,时不时就要冲过来给他做个身体检查。带土对此可是表达了十足的不爽,常常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叫着“哎哟小姑娘别看年纪小力气可真大”,“哎呀呀那里是你能碰的么!”“好啦好啦他没什么事啦你赶紧回医院!”卡卡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只能等人走了拉着哄他一会儿。佐助几个月才回来一次,一回来就往火影楼跑,一到了还没等卡卡西问一句“还顺利么?”就立刻开写轮眼感受查克拉波动,把带土和卡卡西都搞的哭笑不得。鸣人发现了以后也开始在火影楼蹲起点来,他最近开始在看自来也的亲热系列,说是要培养跟老师一样的爱好让老师不那么寂寞。有时候三人都在,一向冷清的火影办公室就变得热热闹闹起来。


 


“阿啦啦”,带土吃醋吃的半死,“真是有了儿子忘了娘。”


 


冬去春来,带土开始提些稀奇古怪的心愿。他爱吃甜食,嚷嚷着要卡卡西带他去村里新开的丸子店。老板受宠若惊——六代目火影是个咸党,之前从没光顾过。他好脾气地表演吃四色丸子给带土看,后者看着他皱着眉头咽着红豆丸子笑弯了腰。火影岩顶也是带土喜欢的地方,卡卡西有时会在早晨的时候爬上去和他吹吹风,不过第一次上去的时候风很大,卡卡西打了个喷嚏,后来带土就不许他穿的太单薄地爬上去了,一定要他带着长长的围巾,在影岩上仿若一面红色的旗帜。


 


后来有一次,他们说好要去看邻村的木棉花节,卡卡西却因为前一晚没睡好而有些头疼。带土急的狂催他去看医生,他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直到第二日小樱过来例行检查,才被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都累成这样了去看什么花展!”木业医院的女神医气的发抖,“幽灵先生,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帮我管管老师,别再这么任性了!”


 


他好声好气地送走了小樱,关了门,回身望去,带土低着头,靠着办公桌坐着。


 


“对不起。”他小声嘀咕着,卡卡西觉得鼻头有些发酸。


 


“没什么。”他朝着带土伸出一只手,“能完成你的心愿,遵守和你的约定,我真的,觉得非常满足。”


 


**


“他不存在。”佐助开门见山。


 


“不是,别,我说佐助!”鸣人在旁边吓得胡乱扑腾了起来。


 


他俩都喝多了,但卡卡西没有。难得佐助又回村,鸣人想了各种办法想要他待的更久一点。晚上十一点的一乐拉面,鸣人面前放了几个面碗,佐助只吃了两个番茄就不停地喝起了酒,卡卡西猜是不是跟鸣人刚刚激动之时又说了些什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类的话有关。


 


“他不存在。”醉了的佐助直白又坦率,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傲娇人设,开始走朋友的有话直说忍道。“我知道大家都不想让你这么难过所以不说,可是你守着个虚幻的影子又有什么用呢?鸣人每次跟我写信都说您在没日没夜的加班,当火影楼是自己的家一样。卡卡西,”他瞄了一眼银发的忍者然后勉强补充,“……老师,您年纪已经不小了,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了。”


 


他看了一眼想劝住佐助又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的鸣人,又看了一眼一旁龇牙咧嘴又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安静的带土,笑了笑,把手放上了佐助的肩膀:”我并非不知道他是假的。”话说开了,就很容易继续说下去,“我并非不知道他不存在。只是,求不来真的,假的总比没有好。老师年纪大了,很多事情不想知道的那么清楚,看得那么透。就让他陪着我吧,佐助。他能在我身边,无论是真是假,我都很开心。你们不在的时候,老师也希望能和人说说话啊。”


 


——凯说得对,这不是什么坏事,有个人陪着,即使是一己妄念,又有什么关系。他大半辈子都在扮演别人,冷不丁本尊把人设抹的一干二净,干脆利落地报社又死去,他顿时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只能兢兢业业地把带土最后交代的任务完成好。可之后呢?他不会做一辈子火影,不做火影了,他还能是谁呢?


 


——就让这个带土陪着自己吧。说是加班,其实是他不怎么想回家,因为在家里,带土总是很沉默,只是在火影楼才会话多。他知道带土是不希望他工作的时候寂寞,而回家了就希望他能好好休息,可是他接受不了带土不说话。他这么多年都是靠着带土十三岁的那些话翻来覆去地生存下来的,对方一安静,他就怕得要死。


 


——就这样吧。火影卸任了,带土或许也愿意继续在自己身边。只要自己的念头不断,他就不会离开。


 


佐助没再说什么,也可能是喝的太多了。鸣人以为他为了老师的事情不开心,拉着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着急了就把他整个人拉进了怀里。带土俯下身,轻轻揽住卡卡西的肩膀,发出了个模糊的声音,像是哭了,又好像没有。


 


**


是自己太放松警惕了,卡卡西想。


 


本来是个很普通的联谊活动,两村的影友好会面,介绍木叶近期发展,顺便给新开的料理店剪彩。周围站着两名暗部,后面还跟着来凑热闹的“火影预备役”,卡卡西穿着火影袍,在中间温和地笑。大剪刀拿上来,他拎起来准备剪的一瞬间,剪刀哄然起火,变成一个爆裂弹在六代目的手中炸开。


 


没有任何人有时间冲上来。没有任何人来得及把六代目火影拉离爆炸。没有任何人,看到那个巨大的火球变成一个漩涡,消失在虚空中。


 


所有的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老师!”身经百战的鸣人第一个反应过来,呼上来就是一个大治疗术。卡卡西捂着右手,浑身冰凉,看着漩涡出现的位置,变成了一动也不动的稻草人。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那是什么,天底下只有一个人能使用那个咒术。


 


那是神威。


 


**


“说吧。”卡卡西的声音风平浪静,面前的高个子男人低着头,怂成球。


 


“……对不起。”沉默了许久,带土从牙缝里憋出了三个字。“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六代目火影在联谊活动中受到极有威胁力的恐怖袭击,但却只受了轻伤。虽然在场的还有四战英雄鸣人和两名暗部,但大家还是对火影的能力啧啧称奇,并进一步对村子光明的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而此刻,他们的信心和希望正在接受六代目毫不留情的严刑拷打,在木叶医院的角落里哆哆嗦嗦。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带土说,“我那时候是真的死了!然后遇到琳,然后我去跟你说了一会儿话才回去的嘛,然后琳突然说,我还有能做到的事,不要这么早去陪她,就把我一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你能看到我!”他急急地分辩着,“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象出来的,而且你身边的人都很紧张,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后来呢?”卡卡西眯起了眼睛,带土吓得后退了一步。


 


“后,后来……我觉得这么相处也不错,你愿意让我跟在你身边,陪你说话,陪你去不同的地方……我想,那就这么陪着你呗……”


 


“我不想瞒着你的。”带土强调了一遍,“但是……村子里的人都很喜欢你,你声望那么高,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你和我又扯上了关系……这样挺好的。”他抬眼看卡卡西的反应,后者没什么反应,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为什么想要回来?”卡卡西最后问他。


 


带土低下了头。“我……最后说错了话,想要弥补。”


 


卡卡西有些不解地问到:“你说错了什么?”


 


带土的头更低了。“我说你碍事……还,还说我们是朋友的身份……什么的。”


 


卡卡西愣了一下。“没事的带土,我知道你那时候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还有,我们是朋友啊。”


 


“不是的!”幽灵立刻抬起头来看着他口不择言了起来,“我,我不止想和你做朋友——!”


 


他好像又说错了话。耿直的宇智波恢复成了傲娇的宇智波,看天看地就是没法看卡卡西。


 


卡卡西笑了。“我知道你是真实的。”他眨了眨眼,带土捉摸不透他的意思。卡卡西把脸转到一边,轻轻地说,“我想像中的你,不会对我这么好。”


 


 


——一双手抱住了他。这个温度,他已经等了足足一年,他已经等了足足十九年。现在,这双手的温度从他的双臂慢慢传到全身,顺着查克拉流入他的眼睛和他的心。他转过身来,温度的主人用嘴轻轻咬下他的面具,将一个吻覆在了他的唇上。


 


宇智波带土轻轻地吻住了惊慌失措的六代目。


 


吻了很久。


 


**


“你知道,接吻应该闭眼。”这该死的DT接完吻之后立刻发表高见。


 


“你知道,应该先征求别人的意见再吻他。”卡卡西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不慌不忙地反驳道。


 


一个吻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否则,鸣人和佐助在11岁的时候就会在一起。


 


“为什么之前从来不说出来你知道我真的存在这件事?”带土一边帮卡卡西削平果一边问。


 


“唔……怕你是什么许愿精灵。”卡卡西想了一会儿,还是老实说了。“你知道的,就是那种,一把愿望说出来就会消失的那种东西。”


 


带土反应了一阵子。“所以,你不敢说出来,因为怕一说出来我就会消失?”


 


卡卡西没说话。他刚刚重新带好了面罩,恰好可以挡住脸红。




带土看了他一眼,立刻得寸进尺地凑过去又亲了亲他。


 


“你知道,我常常想,”带土把削成小兔子的苹果递给卡卡西,“你才像是个漂浮的精灵。永远想着别人,永远不考虑自己。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就想着,我要帮你遮风挡雨,我要帮你让别人都幸福。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牵挂了,我想让你安安稳稳地降落在我的怀里。”


 


“哦呀。”卡卡西笑了笑,“我办公的时候,你是不是看了很多木叶八点档?”


 


“什么啦!”带土恼羞成怒,抢了他一块苹果,“这都是我的真心话!”


 


卡卡西看着他,这个为了让自己幸福回来的男人,这个只能被自己看见的“幽灵”,明明就是不接地气地飘在空中,却还絮絮叨叨地想着要让他降落。


 


“那我今天想用神威回家。”他突然宣布,带土愣住了,苹果嚼到一半停了下来。


 


“我们一起降落在我们的家。”旗木卡卡西笑着朝他伸出了双臂,等待着被拥入怀中。




【End】

评论
热度 ( 340 )

© 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