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而不学则殆

【带卡】体重

虚心认错,死不悔改

绪方Vision:

段子集:


段子。原著平行世界,私设如山,ooc。
这篇送给 @Daxuan 感恩钥匙扣,安抚你的小心脏,虽然不好吃但胜在是甜的。比心。


尽管每天被太太(是你就是你)虐,被恐吓,我还是甜的,感天动地,可谓生命的奇迹。


体重


“那么,你为什么不去告白呢?”


琳耐心地听完了同队的带土先生乱七八糟的演讲,趁对面的人终于停下来喝水休息之际,她问。在问出口的那一瞬间,聪慧的琳早已拿起餐盘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完美地躲开了带土朝她喷射的一大口茶水。


“我……我是在说!卡卡西那个笨蛋忘记做……做饭的事情!关……关告……告……总之,这两个没关系啦!”精英上忍宇智波带土面红耳赤,看上去很是着急上火,就差指天发誓了。


你刚才那长达一小时的抱怨,就没有提到过做饭这事好吗?哎算了,今天份的助攻也没打出去。琳托着腮,说:“好吧。那你不高兴他忘了做饭,去和凯去比赛,你直接说嘛。卡卡西最听你的话了。”


“他哪有最听我的话,他最不听我的话了好吗!”带土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我也没有不高兴他和凯玩……我是说,他都工作一天了,还忘记给我做饭了……那!那怎么还能和凯去玩呢?!”


琳眨眨眼:“你就是担心他太累了是吧?”


带土下意识地反驳:“不是!”说完,他便看见对面的姑娘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弯弯的,还有几分像卡卡西。他懊恼地揉了一把自己的短寸头, 低声说:“他都不反省。”


如果说旗木卡卡西身上有最让宇智波带土讨厌的地方,那就是卡卡西绝不反省。他总是认真地听完指责,虚心认错,死不悔改。


怎么有这么令人生气的人!


送完琳回家,带土神威到卡卡西宿舍门口,反复强调“不要生气”,这才推门进去。


太阳已经下山,房间里暗沉一片,只有带土那双血红的写轮眼清晰可见。他小心地关上门,意料之内地在沙发上发现了一只沉睡中的卡卡西。他将秋刀鱼便当轻轻放到茶几上,蹲下来将卡卡西的面罩缓缓脱下。卡卡西略微皱眉,朝后瑟缩了一下,但是没有醒。指尖的温度冰冰凉凉的,带土起身去房间里拿毯子。


一通过上忍考试,带土就在族长铁青的脸色下搬到了上忍宿舍,还缠着水门给他换到了卡卡西隔壁。起先水门态度异常坚决地不同意,带土一脸苦大仇深地盯了卡卡西整整一个礼拜,盯得卡卡西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问了琳才知道是因为搬宿舍。


然而带土说是说搬到卡卡西隔壁,实际上除了睡觉,他吃喝拉撒全在卡卡西的屋子里。阿斯玛来巡查宿舍时还以为他两同居了,真诚地问了一句“需不需要换成双人床”,被带土与卡卡西混合双打了一顿。


所以带土非常熟悉卡卡西的房间。他将柜子里叠的整整齐齐的毯子抱起来,怨念颇深。卡卡西身体素质不算差,但就是容易感冒,偏偏暗部服装还设计得那么清凉。因此带土特地给卡卡西换了床柔软温暖的棉被,还多加了一层毯子。


然而卡卡西他,就是不用毯子。


“你是打算热死我吗?”卡卡西问。


“你是打算气死我吗?”带土问。


带土总归不能二十四小时盯着卡卡西,他也是有一堆出村任务的。所以在发现卡卡西把毯子扔柜子里冷藏之后,带土只能生着闷气,每晚神威过去给卡卡西加毯子。


当某天同期对抗训练时,阿斯玛赞叹了一句:“带土的神威用得真熟练,一定是每天勤于练习吧?”


凯在一边嚷嚷着“带土果然还是一个热爱学习的少年”之时,带土憋了半天没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什么。


“醒了?”


带土捧着毯子,想了想,还是扔到了卡卡西的头上。


“醒了。”卡卡西也不介意,将头顶的毯子扒下来之后,打了个呵欠,掀开秋刀鱼的便当,拆了一次性筷子,“气还没消?”


“闭嘴吃你的饭去。”


“哎呀呀,带土先生脾气真大。”


卡卡西笑眯眯的,伸手握住带土的右手,放到鼻尖下闻了闻,“去找琳抱怨了?她最近刚接手医疗部,没事不要老去打扰她。”


“你是狗变得吗?鼻子这么灵。”带土捏了捏这只要被忍犬同化的卡卡西的鼻梁,“别废话了去吃饭。”


带土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看卡卡西。后者心理素质过硬,面不改色地吃完了一整个便当,还顺手收拾好了扔垃圾桶里,这才问:“怎么了?”


“你今天干什么去了累成这样。”带土说。


“嗯……暗部机密,不能告诉你。”卡卡西知道这人是随便找个话题,也就随便地应付了一句。


果不其然,带土只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明天要去出任务,一个月之后才回来。你没事就回家睡觉,老和凯玩什么玩。”


卡卡西解释:“我已经很久没理他了,今天刚好遇见所以才……好吧,等你回来我再理他。”


“我都回来了你还想理他?!”


这话带土说得理直气壮,毫无暧昧成分,卡卡西听着只能无奈地揉揉眉心,假装没听到:“你要去哪里?”


“隔壁风之国,说是去植树造林。”对此带土只想一巴掌抡到风之国大名的脸上,木遁是用来这么用的吗?!


卡卡西“噗”的一声笑出来,绕是在带土怒气冲冲的瞪视中也根本停不住。


气归气,看到卡卡西笑这么开心,带土一直悬挂着的心稍微回到了一点原来的位置。自从进了暗部,卡卡西就很少笑得这么放的开了,平日里见他都是弯着个月牙眼,笑得和和气气温温柔柔,没有半分从前趾高气扬的模样。


“还笑,没完没了了是吧?”


“哈……我……唔你干嘛!”


任性的宇智波毫无预兆地扑了过去,双手一起上,狠狠地揉着年轻暗部的脸颊,边揉还边嫌弃:“瘦的要死,给你喂多少吃的都胖不起来。你说说你是不是败家,吃了跟没吃一样。”


“我……唔别揉了!我有变重。”卡卡西抓住这位大龄儿童的手腕,“比去年……嗯……长了两斤。”


带土:“……”


“你高了两厘米,才长了两斤?!”带土嗷嗷直叫,出离愤怒地摇着卡卡西的肩膀,“你他妈是不是又趁我不在的时候只吃兵粮丸?我告诉你旗木卡卡西,这次我回来要发现你没胖十斤以上我就把你关神威里,天天逼你吃红豆糕!”


卡卡西:“……”


“十斤有点困难……”卡卡西想了想,问,“打个商量,五斤怎么样?”


怎么跟买菜一样……


带土甩了甩脑袋,把这个诡异的想法抛出去。


“所以你其实做得到一个月长五斤。”带土说,“那这几年你为什么不长?”


卡卡西:“……你居然能想到这方面,这不像你啊带土——还有你好重,从我腿上下来。”


“我不,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不长。”


“……因为我还在长身体。”


带土瞪大眼睛:“你真以为我贤二是吧?”


卡卡西面不改色:“不是。因为我确实在长身体,所以身高和体重一起长,你就不觉得我有在增重了。”见带土已经面带犹疑,卡卡西补了一句,“你还记得我比你小一岁吗,带土哥哥?”


卡卡西发出了大招“奥义·带土哥哥之术”,带土哥哥倒地,带土哥哥再起不能,带土哥哥打出了GG。


“哦……不过你今年都快成年了,”带土终于从卡卡西身上下去了,“再长就要比我高了。”


卡卡西揉揉僵硬的大腿,说:“嗯,听起来不错。”他低下头,垂落的银发在眼前随着呼吸飘动。


其实体重一直没增加,不只是个人体质,也是因为暗部的工作太过于繁重。团藏极为针对他,但他什么都不能说,水门已经够焦头烂额了,他不能再给老师添麻烦。


嘛……更不能告诉带土。


卡卡西想,带土最看重朋友了,谁知道会做些什么呢。


——END.

评论
热度 ( 254 )

© 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