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而不学则殆

街角的糖果店、杂乱的音符。
还有街道尽头的咖啡店。
咖啡店总是傍晚开门,里面有两个帅哥。
糖果店只有一个帅哥,不过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娃娃陪着他。
小娃娃性别女。
小娃娃很温柔…是女神呢。或者说是糖果店老板的女神。
糖果店总是在白天开门。
糖果店老板总是试图塞给咖啡店那个银毛老板糖果,可惜他不太喜欢吃甜食。
所以他才选择待在咖啡店嘛。
今天阴天,有小雨,所以糖果店褪色了一些。不过咖啡店的生意在雨天总是很好。
所以糖果先生选择坐在一个靠窗的角落位置,点了一杯甜度很高的咖啡,藏在一棵又高又浓密的绿色植物后面,看着咖啡店里的顾客,和老板们。
他很喜欢这株植物,偷偷给它取名叫神树。
他以为银毛老板看不见他。事实上他也自我催眠是这样——因为银毛总是和那个猫眼老板相谈甚欢,又或者对着顾客眯眼笑,一双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
可惜我更喜欢圆月亮——糖果先生漫无边际地想。
“真可爱啊,”娃娃突然说,“他笑起来真好看。”
“诶…是吗?”糖果先生很失落,“你不爱我了吗?”
“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啊。”娃娃笑了起来。
“陪在他身边的…是猫眼男。”糖果先生轻轻地说,喝了口咖啡。
“那个人也是娃娃吗?”
“很明显不是哦。”


“所以他比我幸福,是吗?”
“是吗?”


“我想是的。”


结账的时候,今天的糖果先生依然向那个银毛推销自己的糖果,今天也依然没有成功。
“真是不好意思…可是我确实不太喜欢吃糖呢。”银毛老板眯眼笑。


糖果先生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店里一眼。不知什么时候店里的人已经全走光了,自己竟是最后一位出门的顾客。他看见那只银毛在和猫眼老板说笑,然后轻轻亲了他一下,在店里昏黄的灯光中。


很幸福。


打开自己的店门,看着堆积如山的糖果,他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糖果太多了。


“琳,”他轻轻叫着娃娃的名字,“琳,你觉得我们的糖果多吗?”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他低下头看看自己的口袋,空空的,没有娃娃。


于是他把自己埋在了糖果堆下面,在这个昏黄的雨夜。


咖啡店依然温暖。



评论

© 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