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而不学则殆

王者峡谷本子王表彰并学习交流会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肝胆皆冰雪:

李白和狄仁杰是好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喝酒,场面一度十分和谐。


但是有一天,李白受邀参加了老福特通讯公司主办的王者峡谷本子王表彰并学习交流会议回来后,世道就变了。


狄仁杰刚从征召灰头土脸地回来,身心俱疲,拎着啤酒小龙虾找李白聊人生。狄仁杰敲门:“李白,李白,李白。”


平日不拘小节,喝完酒和衣睡在草丛里还得狄仁杰指示李元芳给他盖被子的李白突然用起了门闩,只把门开了一个缝,看清来人露出惊恐的眼神。


“你你你你,你别过来!我我不是那么随便的!!”


狄仁杰莫名其妙:“啊?” 


“你手上拿的什么?跳O?按摩X??我靠等一下他们都说你有捆绑束缚囚禁的癖好,我不想被皮鞋踩!!”


“……”狄仁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人字拖。“口味虾,汤粉王,你曾发誓和它一生一世的泡椒凤爪。”


应该是泡椒凤爪面子大,李白战战兢兢地取下门闩,从他怀里抢了零食就跑。狄仁杰看他蹲在墙角吭哧吭哧嚼骨头,不禁怀疑他磕了药。


狄仁杰拉开一罐酒,想递给他,李白突然拔剑:“说了你别过来!”


狄仁杰揪起他的衣领子就往里塞了一根体温计。“不烧啊,没喝啊,怎么了?”


李白面色铁青地示意他满地散落的画册。狄仁杰捡一本翻了翻,装帧精美,色彩明亮,就是书名不明觉厉地长。


“《青莲剑仙的填满方法》?”


“你丫别念啊!!”


李白生无可恋。狄仁杰的余光又瞥见其他的本子,“……宠爱法,疼爱法,撒娇法,这都是什……封面还有我?嗯??”


狄仁杰眼疾手快地翻开本,扉页彩插是李白帮他咬。


“啊——哈——乖——就——这——样——舔——等——……”


“都他妈说了你丫别念!!!!”


狄仁杰辣眼睛地合上了本子:“我不是,我没有??这不是我?”


在李白不忍卒睹的目光下,狄仁杰陆续又看了几本画册,他发现每本都是不同人交配的场面,相同的是被压在身下的那个总是李白。


“韩将军……”狄仁杰放下一本本子,心情复杂,“看不出来啊。”


“还有金金,知人知面不知心。”


“神医一天到晚配的都是这些药?我错看他了。”


“唉,雄性也就算了,你怎么连钟无艳都……”


李白绝望:“你这么入戏的吗???”


狄仁杰眼尖地发现了一本不一样的本子:“终于有一本画的不是你了,是百里守约。”


“别说了,他现在觉得连长城的狗都对他有非分之想,晚上睡觉都抱着枪。”


“但他不是有对象?那个谁……”


“更别说了,散会以后我们都劝阿铠,要想人生过得去……”


狄仁杰隐隐感觉到这可能是个邪教集会。


“王者峡谷本子王表彰并学习交流会议?什么是本子王?”


李白痛吹一瓶rio。“本来我也不明白,还以为要夸我最近打野努力,后来才知道拥有这个头衔的人通常负责被轮。”


“太惨了,”狄仁杰深表哀悼,“我看这些本子上面都写着会议材料,你们学习了什么?”


李白想了想,“总结娇喘经验,交流润滑心得,chun药防伪,顺便是中出和颜she党的撕逼。好像还有安全措施的科普和无痛人流广告。”


狄仁杰剥麻小的手僵在了半空。“无痛什么??什么人流???”


“哦,好像有一部分人声称世界上的性别不是按男女分的,是什么嗷……嗷法,别塔,欧买嘎……”李白绘声绘色,“男性欧买嘎也可以怀孕。”


“他们认为你就是?”


“对啊。他们说我为韩信打过胎,现在怀着你的孩子,但是前两天还被程咬金强迫,太惨了。幸好你原谅我。”


狄仁杰觉得头上的孔雀毛更鲜艳了。


“不过我更同情铠。听说百里守约流产大出血,以后都不能给他生了。”


“流了的是谁的?”


李白眯了眯眼回忆:“百里玄策。”


“近亲相jian,孩子生出来也是智障,流产符合科学发展观。”


李白乐不可支:“你不知道,那小狼崽子在会场吓惨了,抱着他哥大腿‘我不是我没有’,哭得就像嫖chang被抓。”


“铠没揍他?”


“哪里,苏烈护着,连花木兰都出来道歉了。好像本子里面她也有份。”


狄仁杰噎住,仿佛听见世界奇妙物语。“我突然很好奇还有谁。”


“孙大小姐。”


“嗯???”


“去了隔壁all亮会场,揪着刘玄德耳朵回去的。赵云周瑜都还在对着学习资料懵逼,诸葛亮接受不了,一口气一百来发被动把场子砸了。”


狄仁杰叹口气:“可怜他了,都什么事。”


李白有点醉,晃荡晃荡酒瓶子,“我知道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要不是怕被你请喝茶,据说他们还觉得你觊觎上司。”


狄仁杰咳出泪:“可不敢当!”


李白哈哈哈哈哈哈地笑话他的怂样:“学一句那些小姑娘的话,‘我站all狄’。女皇用手X你贼刺激。”


狄仁杰使不得使不得地按住手舞足蹈的李白:“……大不敬。”


酒喝完了,他想了想顺便又说,“嗷后面加名字里的一个字,是不是就是轮他的意思?”


“差不多吧,怎么着你想all我?我靠报复心很强啊狄扒皮。”


狄仁杰收拾起一地小龙虾壳鸡骨头准备走了。走到门边,看见李白神经兮兮买回来的那根门闩,他突然笑出声。


“不不,我站狄白。”


案头遗落了一块镌名的令牌。


end.

评论
热度 ( 220 )
  1. 我是个狄吹肝胆皆冰雪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嘎嘎嘎嘎

© 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