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而不学则殆

【铠约】龙域领主与龙傲天/代课遇上疑似臆想症的教授怎么办?

一键删号_:


龙域领主/教授铠 X 无辜的代课学生人类约


一场代课引起的PWP【?】,有车,全文挺长,有九千多字。


《天灵灵地灵灵枪灵》系列的铠约线,副CP云亮。


前文或者说正文【信白线《我比你爸大三岁》点这里


有一点云亮戏份,其实还是挺重要的戏份,之后会写云亮线





——


01


“江湖救急!急求C座历史鉴赏课代课男生!”


校园群里的信息以99+的速度爆炸增长,百里守约有红点强迫症,打开的时候碰巧瞄到,瞬间这条消息被接踵而来的信息洪流刷上去,再看不见。


“百里守约,邮箱里你的杂志到了,帮你拿上来了。”


室友开门进来一边说一边扔过来一本杂志,被他利落地接住,“谢了。”


“我去上课了。”


“嗯,去吧。”


“全宿舍就你一个人命好课最少。”


翻开崭新的一期运动杂志,里头的新品推介琳琅满目,仿佛进入新的世界令人心旷神怡愉悦无比,百里守约不动声色笑了笑,“你们也可以去申请学分豁免。”


“呵!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是以成绩第一考进来的吗,再见吧!”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气愤的摔门离去声音,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百里守约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


 


“一千块!”


刚才那个求代课的人又发了一条信息,这一次言简意赅,只有三个字,却让百里守约双眼一亮。


 


他低下头,杂志上自己看中的那双球鞋正好标价999。


 


02


“同学,我再跟你确认一遍,我的信息都记清楚了吗?”


走在校道上,百里守约看着被对方刷屏的聊天框,闷闷地回了四个字:“记清楚了。”


“真的吗?你真的记清楚了吗?你可一定要瞒好了,这门课再缺一次课我就毕不了业了。”


“知道毕不了业你为什么前几次还逃课?”


“……天灾人祸,不可抗力,人有三急。”


“……”


“你赶紧的再把我的学生信息默背一遍,我先把钱打给你啊,我们今天要坐车去博物馆参观的,要点名的,要点三次名,上大巴的时候点一次,进博物馆点一次,回来的时候……回来的时候也要点一次。”另一头的人依旧在滔滔不绝罗里吧嗦,百里守约看得一个头两个大,晃了晃脑袋按下灭屏,世界前所未有的清净。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集合地点,不远处停着一辆大巴,陆陆续续有人上车,车门口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戴着黑框眼镜,手里拿着点名册和笔。


走近一看,这个男人长得特别具有辨识度,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活脱脱像一副外国人的模样。


“叫什么名字?”男人看了自己一眼,低头回去看点名册。


“……”百里守约嘴角一抽,强作淡定道:“龙傲天。”


“噢……”男人闭了一下眼睛,露出丝几乎不可察觉的淡笑:“是你啊龙傲天,开学两礼拜了你都没来,行程很满?”


“……天灾人祸,不可抗力,人有三急。”


 


“……咳,”铠被噎得一时语塞,“上车吧,总之这学期不能再缺课了,否则你不能参加期末考。”


“知道了,……”往他胸前的名牌瞥了瞥,“铠老师。”


 


上车之后百里守约迅速登上校园论坛搜索了铠的名字企图找到一些相关信息,不料居然已经有了这个人的全方位解析精华帖,着实让他惊了一下。


 


“全方位为你解析本校挂科率和颜值一样高到爆表的教授没有之一,作为前几年空降学校的授课老师,铠老师可真算是学校的亲儿子了,直接挖过来在学校里谋财害命不知道逼疯多少花季少年少女,190+的身高帅死人不偿命的脸,手起刀落今年又有多少个惨死他刀下的倒霉孩子?即便如此选课系统一打开,不怕死的依旧来!”


“他的课跟世界惊奇物语似的,明明不存在的一个世界被他整得跟古希腊神话一样有头有尾,学校到底是怎么过批这门课的。”


“不过只要把他讲的都背下来就能过了吧?”


“想得倒美,你以为挂科率第一怎么来的?”


 


再次把手机灭屏,百里守约觉得自己上了贼船。他忽然有一种想把那一千块退回去的冲动。


 


03


“《龙与帝国》第三章,要给你们介绍国度里的主要人物。今天我们参观的是古希腊神话人物博物馆,回去之后作业三千字论文,以对比两国异同为主。”


“What?”博物馆门口响起一阵来自刚下车对未来满怀梦想的青少年的哀嚎,瞬间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By the way, in English.”


“……”


 


果然,自己的直觉没有错,这个臆想症患者仿佛有什么疾病。但这还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百里守约最佩服的是他是如何做到如此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


OK,可能这个教授一直以为学生来上他的课跟他的脸一点都没关系吧,而是全凭个人学术魅力。


百里守约试图催眠自己,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他只需要代完课拍拍屁股走人拿着赚来的钱去把球鞋买了,因为最后被逼疯的还是选了这门课的学生。


 


这个时候,铠开口了。


“中午休息时间大厅中央有自助午餐。”


 


?众人开始怀疑人生,为什么如此邪门的一个课学校愿意拨那么多经费给教授乱搞,不过这也是今天唯一一件让人觉得些许欣慰的事情了吧。


 


说是自助午餐还真的是宴会标配,豪华奢侈到令人发指,几个女生小声尖叫着从甜品前蹦蹦跳跳而过,百里守约拿了一块面包刚刚塞进嘴里,就看见铠迎面朝自己走来。


然后在自己身边坐下。


 


“龙傲天同学,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喜欢听我的课。”


百里守约花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欲言又止。这里面像是有人对你的课感兴趣的样子么?“提不起兴趣来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吧,您为什么要挑我开刀。”


“首先,你旷了两节课,其次,你的名字里有龙。”


“……就这样?”


面容冷峻的男人微微颔首:“就这样。”


“您觉得您讲的课我们喜欢听吗?”


“不管你们喜不喜欢,”铠似笑非笑地把酒杯重新满上,“挂科了就要交挂科费,买单的是你们,而决定你们GPA的人,是我。”


 


这一定是他今年听过的最欠揍的一句话了——上一句话让百里守约想对着跟前的人打一套完整的拳揍他的对象应该是学校里的传奇人物,诸葛亮。诸葛亮当时对自己说,You do not need to do anything. Just stay here.


 


然而百里守约还是得保持笑容上完这节折磨死人的课,以全程懵逼不知所以的状态听完铠老师念经。


 


So torturous.


But it doesn’tmatter, 最起码钱到手了。


 


 


04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百里守约刚结完账从商场里走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我是诸葛亮。”电话另一头的人声音平静而淡然,随着他的声音传入百里守约耳朵里,一些被遗忘角落的记忆逐渐复苏。


“我知道是你……”虽然没存他电话,但是记住最近一段时间要经常联系的人的号码对于百里守约来说并没什么难度,难的是要在这个天才面前装傻,“找我有什么事?”


“你说呢?你忘了我们半个月后的复赛了?”


如果说百里守约以全系第一的名号杀进学校精英班、声势浩荡好不光荣,那么诸葛亮的路数则要比他高级得多——他是直接被学校请进来的,四年专业学费全免,全额奖学金专门为他设了一份特等级,博士生才有的单人宿舍随便他选(尽管人家最后还是喜欢一个人住校外公寓),学生会长随便他当(虽然对方清心寡欲表示没有任何兴趣),只要他能留在学校上课,哦不,连课都不用上,他要做的只是在学校需要他参加比赛的时候出现就够了。


学校从不做亏本生意,更何况是一所私立学校。诸葛亮从小是神童、长大是天才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从他入学到现在不知道单枪匹马参加过多少回国际级别的竞赛、出席过多少次专业座谈,给学校拿了多少座亮瞎人的奖杯,忽悠政府拨款奖励学校多少回所谓教育扶持项目基金,够校长买多少辆宝马,校董会上下脸都笑烂了,哪里还会在乎在他身上砸那么一点钱。


时间久了全国上下的竞赛都被诸葛亮杀怕了,今年特地出台一项反天才项目——比赛需要两人组队参加,美其名曰团队合作更能凸显国家精神,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枪打出头鸟,于是百里守约理所应当地成了诸葛亮的僚机候选人。


 


一开始,诸葛亮对百里守约的要求很低,他说只需要答题时候百里守约坐在他身边,然后随便干什么、想什么都可以,如果节目组允许,他会让节目组给百里守约准备一堆运动杂志。对,就是这句话让百里守约觉得他欠揍。


 


但是节目组又说了,teamwork!不行,你们两个人都要轮流答题,回答不上就得out,这回倒要看看治不治得了你这个独行侠。


于是百里守约再一次很凄惨地沦为诸葛亮隔三差五就要叫出来训练答题能力的僚机。


其实从头到尾他都很无辜啊,他只是想安安静静读书毕业,奖学金也不需要特等,够自己买想买的球鞋就够了。更何况那个清心寡欲的天才还一直觉得自己是拖后腿的存在,着实让自己有些气不过。


 


“现在要见面是吗?”百里守约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两个小时够么?我得在门禁之前回宿舍。”


“你今晚可以住我公寓,我跟学校说一声,不会给你算缺归。”


“……Fine,那我们哪里见面?”


谁知道诸葛亮冷不丁来了一句:“就在这里。”


“这里?”


“你以为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因为我也在这里,我看见你进去买东西了。”


电话被挂断的瞬间百里守约抬头一看,诸葛亮就站在商场二楼栏杆处,朝自己晃了晃手机。


 


 


05


两个人在附近的咖啡厅待到打烊,诸葛亮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回公寓继续。”


 


百里守约揉着太阳穴痛苦万分,半小时前他被诸葛亮强迫喝下了一杯纯天然无添加美式黑咖啡,本来昏昏欲睡现在渐渐有亢奋的前兆,脑袋被奥数题填满,他突然一下子觉得好饿。


“你要是觉得饿我们可以打包宵夜回去。”天才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心思。


“……那就谢谢你了。”最终百里守约还是强撑着桌子站起来跟着诸葛亮走出咖啡厅,还有十分钟就要十二点了,街上冷冷清清一片漆黑,路灯坏了大半,冷风凉飕飕灌进裤管里。诸葛亮走在前头,百里守约则是慢吞吞地一步步挪动,一边查看手机有没有收到什么新的信息,今早自己给代课的那个男生死皮赖脸地求自己接下来继续帮他代课,滔滔不绝刷了99+条信息了,但是那个课实在太无聊了,就算给自己一万块自己都一定不会去。


 


地上自己的影子忽然被什么东西覆盖住,百里守约一个激灵回头望去,却是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前面的诸葛亮停下来问他。


“……刚才好像后面有人。”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吧,”诸葛亮耸了耸肩,“走快点,不然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


百里守约加快了脚步与他并肩,但是自己的眼力一向不会出错,刚才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他不停地向后看去,黑暗中突然亮起一阵红色的光。


“?!”


下一秒,红色的光急速放大朝自己袭来,百里守约本能地往边上一闪,同时用力推开诸葛亮。火红色的凶光犹如巨刃呼啸着从两人中间划过,百里守约摔坐在地上,腰腹部剧痛无比,血腥的味道飘荡在空中。


他把手往腹部一摸,一滩粘稠的血渗满整个掌心。


届时,光幻化做人形,那人身形高大挺拔,棕色的毛发下双眼依旧闪着猩红色的凶光,虎视眈眈看着自己,浑身上下杀气腾腾,他看了一眼诸葛亮,随后慢慢朝自己走来。


 


诸葛亮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懵逼与震惊,而是大喊了一声。


 


“赵云,住手!……”


男人居然真的应声停了下来,诸葛亮坐在地上双手撑在身后,“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等我吗?……你怎么了?”


对方身上的杀气消减了那么一些,百里守约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上的伤口应该很深,现在痛到意识都半模糊,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为什么诸葛亮会跟这个突然现身就给自己来一刀的凶徒认识,凶徒本人还一副意识神游宛如走火入魔的失控状态。


“他是我的朋友,不是敌人。”诸葛亮还在试图跟被叫做赵云的男人解释,尽管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进去。


 


等一下等一下……


体力不支,身子一歪伏倒在地上,这个视角看赵云的百里守约忽然觉得对方身上的特征跟今天那个臆想症患者教授上课内容有几分相似。


 


……


“蛟与真龙的子嗣并非纯种龙族,他们在神界处于被人唾弃的存在,因为子民认为他们下等、杂种,容易失控、伤人,能力也不稳定,应该在一出生就被杀死……”


……


 


冰冷的水泥地忽然烧起异样而突兀的灼热感,大地在轻轻地晃动着,百里守约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熟悉而清冷。


 


“殿下……可叫我好找。”


 


06


金色的长刀在地上拖动,发出刺耳的划动声,男人铠甲加身一步步走近,金色的脉络在他的脖子上暴起,从他身上源源不断涌出来,带着绝对的震慑与压抑的气息。


“……铠?”从嘴里艰难地吐出这一个字后,百里守约迎来了与铠的对视。


 


“你倒是真心叫我这一声殿下。”赵云一边走过去把诸葛亮拉起来,一边用复杂的神情盯着他看。


“您怎么会这么想呢?一直以来,您都是……”


 


“收起你的敷衍措辞,我听够了。”赵云的情绪还不稳定,理智也时存时灭,始终不减的是眼底熊熊燃起的杀意和激荡着的矛盾痛苦,“你最好记得今天自己都在一群人面前讲了些什么,……好像就有这个人在吧。”看着百里守约,赵云指指他,像是在垂眸自嘲。


“那只是我的讲课内容。”


“那也是你心里的真实想法!”


“我希望您能自觉一点跟我回去。”


 


诸葛亮忽然上前一步把人挡在身后,神情冰冷地看着铠:“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跟你回去。”


“你确定?”


“……”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地上的百里守约,他的脸色惨白,五官因为痛楚几乎扭曲在一起,下唇被咬破出血,他是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是意外,赵云他不是故意的,这几天他都这样。”


“蛟龙成年后暴走期会延长,所以他当然这几天都这样。”


诸葛亮偏偏跟他杠上,斩钉截铁:“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暴走过。”


“从来没有是多久?”


“他在我这里待了两年了。”


铠张口结舌,这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无法做出解释的一个情况。


“不如我们先各自退一步,你再不救他他就要死了吧。”


“……”


“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诸葛亮回头看了一眼赵云,轻声道:“我们走。”


 


赵云抓住了他的手腕,两个人瞬间消失,在漆黑夜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光,铠盯着两人消失的地方思索良久,最后收起了长剑、撤下铠甲,迅速跑到百里守约身边蹲下。


“喂……还听得到我讲话么?”


百里守约捂着流血的地方闷哼几声。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来。


 


——【我是车】——




END.

评论
热度 ( 450 )

© 抹生 | Powered by LOFTER